尤其是自尊心的受羞让她强忍着不肯出声

2019-04-22 09:24

电话那端的梁思琪听到这话,好半晌竟然不出话来,百合也不催促她,非常完美,电话那头安静了许久之后,梁思琪才像是咬了咬牙一般,有些哆嗦道:“百合,你到底想干什么?为什么你这次回国来好像变了一个人般?”梁思琪觉得十分委屈,当初出国前容百合对她关照有加,仿佛两人生投缘,她如同一个大姐姐一般的照顾着自己,身上丝毫没有贵族姐的架子与高傲,期间就算是回国探亲她对自己也是亲近无比,可为什么容百合在毕业了之后对自己的态度就一下子变了那么多?“是因为昨我没有去接机吗?你生气了?”思来想去,梁思琪只想到了这么一个自己明面上得罪了百合的理由,她并没有想过自己和顾晟之间的事儿可能会暴露出去,因为她跟顾晟之间的事儿一直捂的死死的,有时报之间哪怕就是闻到了什么不对劲儿的味道,可是因为她有容氏大姐闺蜜,因此报纸杂志之间就算是有风言风语,顾家与容家都会联手将这事儿压下去,梁思琪自认自己和顾晟的事绝对不可能被百合知道,她也只有猜想百合大姐脾气犯了,自己昨知道她要回国来,可偏偏又没有来得及去接她的机,所以她生气了。虽以往容百合从没有对她这样气过,但梁思琪根本想不到其他的原因,她只觉得自己只有这件事得罪了百合,所以她现在要报复回来了。梁思琪心中也觉得十分委屈,她是记得百合的飞机时间的,可偏偏那会儿顾晟非要约她。顾晟是刘景的顶头上司,往后掌握着阿景的前程命脉,他相召,自己敢不去么?在这些有钱人的眼中,到底自己也只是一个身不由已的人物罢了,想到这些,梁思琪悲从中来。也不由自主的凄苦笑了两声:“如果是因为那样。我向你道歉好吗?”一句道歉就想要将债务一笔抹消,百合不由弯了弯嘴角:“债务的事可以过两再,现在梁姐有空出来陪我逛街吗?”了半。在梁思琪看来百合只是想要借这笔债务逼自己出面陪她逛街罢了,梁思琪心头又气又恨,所谓的友情也不过如此,几年的时间相处。自己到底不可能和这些真正的娇姐生出什么闺蜜之情,她心里一片淡漠。冷冷的了句:“稍后五分钟给你回音。”完便将电话给挂断了。百合猜得出来她之所以这样回答,应该是想要求助于顾晟的原因,梁思琪这个人性虽然凉薄,可她骨子里也是有逆鳞。自己现在逼她到了这样的地步,她必定十分不甘心,更何况自己又拿她的工作来开玩笑。要让她赔偿照两百多万二十倍赔偿,她如果拿不出这近五千万的大笔钱财。就势必得往后任百合拿捏,而她如果不想要离开顾氏,并想要跟在刘景身边,也就只有想办法求助于他人替自已解决麻烦,而梁思琪唯一认识的大人物,除了顾晟之外,再也没有其他人。但自己之前就已经打电话通知过顾夫人,依顾夫人的性格,此时早已经切断了梁思琪唯一的后路。果不其然,两分钟不到之后,梁思琪的电话重新打了进来,语气有些阴沉:“在什么地方?”她语气里带着几分不快与压抑,让人恰好能感觉得出来她不开心,但她却仿佛又并没有暴发的样子,百合抿嘴笑了笑:“家里,开车来接我。”梁思琪挂了她两次电话,以前容百合每次纵容她先挂电话,不代表百合这会儿也要纵容她,自己本来就是来折腾她的,梁思琪越不高兴自己就越开心,因此百合完这话之后,直接将电话挂断,拨通了容家区外守门物业的电话,让他们在看到梁思琪过来时不准像以往一般放人之后,百合开始慢吞吞的练起了星辰练体术。期间梁思琪曾打过电话给百合,可百合并没有接她电话,直到近两个时后百合将一整套练体术练完,斯条慢理的洗了个澡吹干了头发,换了衣裳才出门时,外头的梁思琪简直等得要发疯了,她放下了工作放下了刘景被逼着跟个保姆一般来接百合去逛街,可是百合并没有出现,反倒让她枯等了这么长时间,梁思琪此时想发疯的心思都有了,以往哪怕就是顾晟约她,都从来没有让她等过这么长时间。在来时梁思琪虽然一再叮嘱自己将百合当成自己以往为难刘景的刁钻厂商客户看待,可是那种感觉并不一样,容百合以往如果没有对她好过,这会儿梁思琪有可能感觉不出来她对于自己满腔的恶意,可就因为有曾经容百合对于自己的好,现在百合对自己态度一旦轻慢了起来,那种对比就特别的明显。“这么长时间,你还没有化好妆?”梁思琪看到百合这个模样时,虽她化不化妆并不关自己的事,可是梁思琪心中还是一股股的怒火涌上了心头来,她就是觉得自己心头有气,仿佛不发泄出来便十分不快一般,她此时皮笑肉不笑勉强问了百合一句,百合没有理睬她,拉开梁思琪车子后座的门直接就坐了进去,一边还嫌弃似的摸了摸座椅:“工作这么两年,又拿了容家这么多钱,怎么你还开着这么一个破车?”本来百合坐到后座上的举动就有将梁思琪当成了司机下人一般的看待态度,此时还用这样的语气来问自己,在梁思琪心中自然觉得百合是在嘲笑她,她握着方向盘的手一紧,紧咬着嘴唇不出话来,巴掌似的脸惨白一片,她没有及时将车子启动,反倒有些狼狈的伸手挽了挽自己的头发,半晌之后才将车子启动了起来,不出声的开出了容家的范围之外。她不想话百合也更不想理睬她,就闭着眼睛靠在座椅上假寐,反倒是梁思琪最后自己沉不住气,问了一句:“去哪儿?”了一个商场的地址之后,百合又不出声了,容家对于这个唯一的掌上明珠并不差,许多东西都是特地定制的,梁思琪认识容百合多年从来没有看到过她自己独自一人上街的时候,许多在大众眼中昂贵的品牌,可对于容家来只是不上档次的东西罢了,可偏偏百合还是领着她一路在商场乱逛,买到东西时自己付了账之后便让梁思琪将东西拧着,一路逛下来百合倒是大方,看到什么都喜欢,花了不少的钱买了大堆平日里不知能不能用得上的东西,梁思琪跟在身后像是个可怜的跟班一般,没多大会儿功夫手里便提了许多的袋子。梁思琪以前跟在容百合身边时何曾做过这样的事儿?这会儿东西的沉重让她双臂根本提不起力气来,尤其是自尊心的受羞让她强忍着不肯出声,百合走在前头,偶尔经过商场内的玻璃门时,可以看到跟在自己身后的梁思琪双手提满了口袋跌跌撞撞的跟在她身上,洁白的额头此时布满了汗珠,秀气的双眉皱了起来,脸色惨白得厉害,她却根本是敢怒不敢言,一直低垂着头,长卷发将她面容挡住了大半,可偏偏她根本腾不出手来去撩发丝,形象看起来十分狼狈。转了大半的功夫,百合并没有要停下来吃东西的意思,她逛了一会儿也是累了,虽自己进入任务之后练过几次星辰练体术,今日状态不错,可毕竟练的时间短,次数少,此时走了半为了折磨梁思琪也是累了,因此百合出了商场大门,上了车之后看梁思琪将东西放进了车子后座,她坐到驾驶位时,后视镜中倒映出她松了一口气的神色来,百合甚至注意到她不由自主甩手的举动:“去我平时去的会所。”百合所指的会所是容百合以往回国时最喜欢的一家大型连锁美容院,里面包含了各种美容项目,在整个华国都十分出名,许多权贵夫人都喜欢前往那儿消费,容百合也曾在那里办过会员卡,梁思琪也陪她去过,自然知道百合话里指的地方。百合这话一出口,梁思琪的脸色顿时就难看了起来,已经快到中午时间了,她本来以为百合今日叫自己出来半时间应该会放自己回去,没想到百合这会儿还要再去美容院,梁思琪深呼了一口气,半晌之后嘴里才发出蚊子似的哼声:“好。”她一路眉头都紧皱着,像是在强行忍耐什么一般,百合装做看不到她紧咬着嘴唇不耐烦的神情,刷了自己的一次全身美容保养项目之后,也没有理睬梁思琪,就这么将她丢下让美容师带着自己进了房间,梁思琪本来想跟上来话,却被美容会所的人温柔有礼的拦了下来,在这样的地方她又不可能高声呼叫,最后只有无可奈何的坐进了等候区里。未完待续ps:第二更来啦~~~~~~~~~~~~~~~.........